第六百七十二章 伏魔图谋

小说: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 作者:季越人
    天下道统,李曦明最恶就是北释。www.miaojige.com

    先辈李玄岭、李通崖的事情在大父李玄宣口里翻来覆去几百次,至今仍有郁结,李玄锋也受众释围攻而死,就连李曦峻也差点死在释修手中…

    南北称水陵之争时也是这般,自己修行一阵,便有释修急着上门:

    “那次打得我家人差点身陨,如今又要如何!”

    空衡在这老和尚的白光下动弹不得的模样又与当日的情景何其相似!

    “魏李是明阳盛世,又被北释夷狄倾覆,涉及金丹与世尊,从此命数相勾连,成为自然之理,明阳盛处,则有法师随来…”

    李曦明当然知道这一切是何缘由,可仍止不住内心愤恨,老远就听着这和尚咄咄逼人,晓得释修言语往往有魔异,左耳进右耳出,举起『煌元关』就砸。

    伏匣猝不及防吃了一顿明光,只不过脸色一黑,一手上抬,将这雄壮的明关撑住,灼热的白砖烧得铜手通红发亮,这老和尚一眼瞧出冷声道:

    “果然是明阳尊卑、礼别纲常之道!”

    他这一声道毕,空衡也算是抽出空来,身后的六臂金刚怒目圆睁,诸多金灿灿的锁链同时往伏匣身上锁去,直到此刻,他才有余力喘息。

    他抽空调息,李曦明这头才砸了下去,仿佛撞到了一块又冷又硬的石头上,胸口一闷,恶心欲吐,差点喷出血来。

    “好秃驴!”

    这伏匣看上去不以为意,两手早就撑住了,一拳打的这座仙基晃动不已,两眼微眯,认了片刻,暗自道:

    “这是李曦明!”

    空衡总算有机会出声,用法力把打散的锁链凝聚回来,他刚才被那白光劈头盖脸打了一顿,声音略微沙哑,却始终保持着平静的涵养,轻声道:

    “老前辈!你说苦难成世尊,寺佃终年劳作,当真成世尊了么!成的又是哪一位世尊!一无修行缘法,二无命数宿慧,仅凭吃苦与颂名成道,饥瘦猝死者上万…我却不曾见过经书上多出哪位吃苦怜愍,颂名摩诃!”

    “燕赵之地,现世释土,莫不是一场弥天大谎!”

    他这一声虽轻,却同样有振聋发聩的法力加持,伏匣面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竟然就被他这一句话震在原地,毫不动弹。

    李曦明眼看机会,两眼中浮现出天光,明关白砖堆砌,垛口精美,角楼上七十二条脊皆明亮,如同天门,白色门脚诸多纹路,明光耀眼。

    伏匣托大,仅凭一只手撑着『煌元关』,可这明关从来以打磨镇压闻名,李曦明功法高明不说,甚至还修行了两道秘法,如今拼了死劲催动,望月湖上仿佛升起了一枚太阳。

    “轰隆!”

    一片轰然中,伏匣双手上撑,抵住这关隘,淹没在沛然的天光之中,从他身上反射出来的明光穿入湖中,蒸发着湖水升起无数白气。

    “铿锵…”

    空衡身上的金锁飞跃而出,密密麻麻往这和尚身上索去,背后的六臂金刚扯紧了锁链,那团白光中遂炸出一片火花,湖上的修士纷纷掉头落下,四处寻找阵法保命。

    只听老和尚的声音,如同滚滚雷霆从关下飞出,惊怒交加,近乎于咆哮:

    “你…竟然疑我正教根本法!你竟然疑我正教根本法!”

    关下的和尚已经化为一尊亮堂堂的金像,眼睛大得出奇,白的地方如玉,瞳孔如铜,让人望之心生恐怖,身形一点一点庞大起来,咬牙切齿,双臂发力。

    “轰隆!”

    李曦明只觉法力如同鲸吞般减弱下去,煌元关也摇摇晃晃,他修行这么多年,几次斗法极少考虑过法力的问题,从来是消耗不及补充,当下发了狠,服下两枚丹药,喃喃道:

    “来来来!”

    空衡虽然嘴上与他论道,法术却一点不客气,趁着他被关隘压住,金索重叠,尽数往他身上绕去,更多的金索凭空则生出,牵在他身上。

    伏匣却毫不在意,愣愣地望着空衡,咬牙道:

    “你师尊是怎么教你的!这些人不能修行,一生吃苦修行,当然是去了摩诃身上的释土…只需享尽极乐便可!”

    空衡流出极其复杂的神情,一时间竟然没能应他,李曦明看得憋屈,骂道:

    “这极乐这样好!你怎么不去享乐!还留在这世间!寺佃这样好,你怎么还来修行?”

    伏匣冷笑,明光璀璨,已经看不到他的面孔,只听他高声喝道:

    “你安知我幼时不是寺佃?!我祖祖辈辈皆为寺佃,早入释土,当年【怒目四魔帝刹】未曾破灭…我还前去见过先辈…如今全被你这些邪魔害死了!”

    “至于为何不去极乐…邪魔外道,安知我辈抱负?我辈修行者若发现有慧根,便是世尊降命,不能如凡人一般前去释土享乐,不得不修行停留于这凡世受苦,就是为了防止你们这些邪魔与外道侵扰释土!”

    李曦明愣了愣,竟分不清他是虚言还是假意,转头去看空衡,却发现这和尚两眼紧闭,口中嗡嗡作响,只顾着念经施法,竟然不再应他了!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这…古释修名门正派,竟然辩不过他!空衡常常以己心度他心,还是太老实了…’

    李曦明却不知道,空衡表面上毫无反应,心中早已是慌乱不已,这还是在斗法之中,若非如此,他早就满头大汗了。

    空衡道统不凡,北世尊道的辽河寺虽然落魄,可却是世尊修行之所,在大漠的地位却不低,他师尊在时,莫说怜愍…与摩诃都有过来往。

    空衡自己进过净土,内里宝池光华,琉璃为阶,莲华车盖,千百鸟兽,万万人自得其乐,有了召唤还能外出游走…他那时年幼,震撼极深,甚至暗暗怀疑起自家道统。

    ‘我自幼有他心通,能察他人之情,那些人一个个满心快乐…伏匣也是一心虔诚…这…’

    辽河寺倒塌,空衡一路南下,见了燕赵大地上的百千惨相,这才对师尊的释法有所感触,可伏匣这些话无疑又将他内心的不安翻动出来,郁结在胸口,难以言喻。

    ‘他们只是行事太绝太霸道…七道之法,倘若皆有大慕法界、戒律道那般约束…’

    大慕法界与戒律道不把极乐修在肚中,而是采取法光渡化之法,往往念经说文,百姓功德圆满,满心向往之时才肯挨个儿将人纳入,故而被称为正道。

    也就其余五道往往不问百姓,一口通通纳入肚中,看起来残忍极了,空衡这才有些疑虑,若非如此,他早就动摇了…

    “空衡!”

    李曦明喝了一声,骤然把这细眼和尚拉回现实,手中的金锁早就崩得笔直,那座『煌元关』也摇摇晃晃。

    空衡萎靡不振,李曦明心思却更多。

    李曦明十分清楚如今自己的实力,论打斗不好说,可这明关之下的打磨镇压可不是说着玩的,自己全力催动这么一镇,三宗嫡系都要喝上一壶。

    哪怕是李清虹与他交手,最好的方法也是不入他这关下,更何况身旁还有一个空衡?这和尚的释法从不是什么简单法门!

    “我俩能联手,这样子堂堂正正被压在下面,又被无数释法金索所缠身,哪个筑基能受得了?”

    手中的关隘已经催发到极限,这老秃驴却丝毫不动弹,虽然身上被明光烧得滚烫发红,却撑着明关任由灼烧,似乎在吃苦修行。

    李曦明法力涌动,声音飞入空衡耳中:

    “法师…这秃驴好厉害…你可能看出一二来!”

    空衡喃喃,以秘法传音过去:

    “恐怕是先时的怜愍,忿怒摩诃陨落,这东西再也没了神通可借,只余下这一副怜愍法身…”

    “怜愍法身!”

    李曦明想过这种可能,如今确确实实的消息传来,仍然骇了骇。

    怜愍法身再怎么样都不是筑基级别的东西,虽然神通尽失,可怎么是寻常法子能镇压住的呢?恐怕这人心中还想着自己修行,否则就早就推翻了明关持棍打过来!

    两人才顿了顿,这伏匣已经吐出气来,化为一股金光喷涌,声音低沉:

    “空衡!你醒醒罢!你慧根无人能及,何苦自误!我凭着你的镇压无动于衷,就是想多劝你几句!”

    他一身金光直冲天际,身上的金索已经将他包成一团金球,这老和尚却浑然不惧,五指掐作莲花状,口中喷出一片粉色,喝道:

    “走!”

    他身上的深黄色袈裟一下活了过来,如同被狂风卷袭的宣纸,转了两圈,这和尚便从关下消失了,金光暴动,照得两人眼中皆失了色彩。

    “完了!”

    空衡同样修行释法,对付这法术轻松得多,眼睛一亮便恢复过来,身后的六臂金刚挺身而出,暂且将半空中扫过来的长棍制住,两者撞出一片光彩,叫他咳出点血来。

    空衡放眼扫去,那花纹亮白的城门下压着一只花纹深黑的猛虎。

    这猛虎身姿矫健,毛色呈现出深黄色,花纹漆黑如墨,眉毛发白,两颗瞳孔与伏匣一般是铜色,眉心处长着黑色短角,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玄光。

    “戴角虎…”

    空衡面色发白,声音多了几分无奈与苦涩,静静地道:

    “前辈在北降魔寺中怎么也是个护法…如今道统岌岌可危,守着山门教化民众,何苦万里来此一遭…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伏言住持又该如何是好!”

    两人一时失了目力与灵识,伏匣手中长棍已经到了半空中,一棍落下非死即残,却被空衡这一句话劝住了,沉声道:

    “你果然与我北伏魔寺纠葛不浅…”

    李曦明才缓过来眼睛,这伏匣赤裸着上半身站在一旁,明关下的老虎虽然没有挣扎,独角上的玄光已经震得李曦明口中发苦。

    “该死…”

    一个伏匣已经足够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忆南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yina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影帝:加好友就能获得演技免费阅读 仙子,请矜持免费阅读 灾厄艺术家起点 聚缘书屋 天涯小说 精彩阅读 理想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魂 我在龙族世界加点修行最新章节 我能偷渡洪荒世界免费阅读 念初书屋 我的分身戏剧最新章节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免费阅读 【快穿】病娇老攻太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