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0

小说:状元娘俏夫郎(女尊) 作者:缇安甜
    第四十一章:抚摸

    素白薄透的绸缎半罩着白皙浑圆, 在一池子的碧波荡漾和袅袅白雾中若隐若现。

    悬在亭子横梁上的一滴水珠坠了下来,正好?落在魏玉的胸上。

    苏昭宁眨了眨眼,他似乎看到那里颤了颤,一时间呼吸一窒, 心跳加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唇上水光潋滟, 看向?魏玉,只觉她如?端坐云端的神祇, 他是虔诚的信徒, 此刻只想匍匐在前以表忠心。

    “想”

    他想匍匐在她的胸前?,他想拉她下云端, 与他共尝情.事。

    魏玉挑眉, 淡声道:“来吧。”

    得了她的应允, 苏昭宁却迟迟不敢动, 他如?获至宝般触碰着边缘,指腹挨到了薄纱,他仔细观摩着眼前?的美好?。

    魏玉有一张清冷姝丽的脸,她平日穿的都是宽松长衫,单从身形上来看十分高瘦,前?几次二人?同?床时练习到最后也是他衣衫不整, 而她除了头发有些凌乱外没有任何变化?。他看到过从河里湿透的魏玉,但?那时夜黑只看了个大约轮廓,所以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晰地看到她只着寸缕的样子。

    柳腰玉.体, 婀娜曼妙, 与她清冷外貌不同?,她的身材令人?血脉偾张。

    见他迟迟未动, 魏玉执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苏昭宁指尖轻颤,触感软弹, 温热滑腻。

    “昭宁还?在等什么。”冷感的声音穿过白雾带了几分鼓励。

    苏昭宁深吸一口气,咬了咬下唇,俯身吻了上去。

    他伸出舌尖滑过肌理,闭眼感受着此间的美好?,右手未敢动作。

    如?拨弄琴弦,似狸奴挠痒,魏玉忍耐了半晌,她忽地胸前?起伏,再忍不住一把握住他的手腕,翻身一压便将他压制在裸露出水面的光石上。

    一池温水漾起,拍打?着四周的石壁。

    苏昭宁在天旋地转间看到魏玉充满欲望的眼,接下来便是铺天盖地的吻和同?从前?不一样的抚摸。

    半躺在光滑的石头上并不难受,只是不同?于以往的每一次练习,这次在水中,水的浮力加上魏玉的强势压制,他听到自己?从喉咙中溢出的破碎的口申口今声和喘息声,跟随着水波一起荡漾在小小的亭子内。

    魏玉的手抵抗着水波来到他的腰腹,他的心随之开始忐忑起来。

    时下流行弱柳扶风之态,他的腰在一众男子中并不纤细,虽无半点赘肉,但?因常年策马,他的腹部有一层薄薄的肌肉,稍微用力便能感受到,手感并不柔软。

    魏玉在他腰腹处反复摩挲,在他觉得自己?的腰快被蹂得破皮时,她的手直转其下。

    苏昭宁浑身光滑白皙,他从未自渎过,只在沐浴时触碰清洗过。他知道自己?十分敏感,起初魏玉只是触碰他便会有反应,亲吻抚摸更是让他不能自已。

    如?今他大半个身子被温水包裹着,他感觉到魏玉的指腹刮过,惹来他瑟缩了下,浑身开始不住颤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魏玉却不顾他的反抗,抓住纤细的脚腕用力一拉,手在水中如?同?游鱼。

    ······

    垂落的凤尾竹叶子前?端坠了一滴水珠,在上升气体的冲击下摇摇欲坠,魏玉停下了动作,她松开手,重新搂上他的腰,两人?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

    魏玉吻上他微张的唇,安抚着他颤栗的身子,吻到他耳边,轻声安抚道:“我们去床上。”

    她松了手,刺激的感觉突然没了,但?他又觉得心里头像空了一块,这种感觉十分难耐,他低头在魏玉的肩膀处咬了一口。

    待他放开才?发现上头已有牙印,他红着眼看向?魏玉,怔怔道:“疼吗?”

    魏玉摇头,揩掉他两鬓的汗珠,哑声道:“汤池泡久了对身子不好?,先起来吧。”

    说着她率先站了起来,身子彻底露了出来,苏昭宁淹了咽口水,才?发现喉咙干涩得厉害。

    魏玉超他伸手,苏昭宁就着她的手站了起来哪知还?未全然站立便双腿发软要坐回去,魏玉连忙揽上他的腰将他半抱着出了汤池。

    他红着脸低声嗔骂了句:“你惯会戏弄我。”

    两人?裹着大氅进到特地准备的房间里。

    房中也有一池汤泉,袅袅热气加上炭火十分暖和。

    苏昭宁看了看四周,好?奇道:“我看这一路走来,宅子里到处是绿树红花,跟山下的凋敝枯萎全然不同?,这其中有什么奥妙吗?”

    魏玉沉吟了下,答:“杨老聘请能工巧匠,将这宅子建在泉眼之上,利用泉水灌溉灌溉植被,能够缩短生长时间,温度也较山下高些,这些植被故能存活。”

    苏昭宁眼睛一亮:“那若是种植瓜果蔬菜,岂不是能够视线冬日吃瓜的梦想!阿玉,你知道古人?有吃反季食物这一说法?么?”

    魏玉低笑?了声,将他湿润的发梢捋出来,拿起梳子边梳边道:“《论语》里有说‘不时不食’,意思就是不是当季的食物不能食用。既然古人?提出不吃不合时令的食物,那想必是当时已经出现了反季食物。”

    她想了会儿,继续道:“我曾在《汉书》上看到有记载:‘太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菇,覆以屋庞,昼夜燃温火,待温气乃生,信臣以为此皆不时之物。’意思就是,专门给?皇上种菜的太官园中,在屋中昼夜生起炭火,自制温室,等到温度适宜时,蔬菜便能生长,皇上得以吃到反季节的蔬菜。”

    苏昭宁一边惊叹阿玉的记忆力和书籍涉猎范围之广,一边感叹古人?的智慧和贵族的享受。

    “只是这种做法?太过耗时耗力,且铺张浪费,成?本太高,最后被管理太官园的少府给?否决掉了,他指出:不时之物,有伤于人?。”

    苏昭宁眯着眼享受她对自己?头发的拨弄,他有些昏昏欲睡。

    “古人?用柴火升温的方式制造温室就是为了获得恒定的温度,温泉常年温度恒定,且完全依靠大自然,根本不需要人?工升温。若是在温泉池子上方搭一个竹屋,让升腾上来的热气在屋子中循环,热气消散得慢,且源源不断,这就是天然的温室了,再在里头种上瓜果蔬菜,便能实现昭宁的梦想。”

    魏玉的声音不徐不缓,娓娓道来,苏昭宁脑袋一点一点摇摇欲坠。

    她叹了口气,又想到还?未沐浴,便不准备放任他睡去,轻声唤醒了他。

    湢室已经放好?了热水,苏昭宁迷迷糊糊钻进水里,发出轻轻喟叹声。

    魏玉开门将晚餐端了进来,不一会儿便听到里头传来轻声呼唤。@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无奈地笑?笑?,起身拿了干净的寝衣放到屏风上面,并未停留便离去。

    苏昭宁擦干身子走出木桶,哪知地上有水,他腿一软便扑倒在地,连带着屏风都倒了。

    “······”

    他未着寸缕地趴在地上,十分尴尬狼狈,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魏玉听到动静连忙跑过来,确认他没摔伤后拿了斗篷给?他披上,扶着他回到床上。

    苏昭宁红着脸悄悄看了眼魏玉,见她目不斜视一脸冷清,他又失落了一瞬,她刚刚在汤池中不是这样的,明明那样着迷无法?克制,怎么这会儿见着自己?的身子却一点眼神也不给?。

    他坐在床上胡思乱想,魏玉将寝衣拿给?他后便转身去了湢室,还?真是多?一眼也不瞧。

    苏昭宁原本激动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开始回想起他跟魏玉有过亲密行为以来的所有反应,他在心中有了猜测,那个答案呼之欲出——

    魏玉不行,她心有余而力不足。

    总归不是他不够有吸引力吧,没吸引力的话那她刚刚在汤池里怎么那般动情,但?动情后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很难不让人?猜测是身体出了问?题。

    苏昭宁蹙着眉坐到桌子旁,手撑着脸颊叹气。

    也不知道她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若是后天的话看看大夫吃些药应该能治好?,若是天生的话那他岂不是要当一辈子的活鳏夫啦?

    魏玉沐浴出来看到他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不觉好?笑?道:“你又在想什么呢?”

    苏昭宁顺口答道:“大补汤啊。”

    说完后屋内静了一瞬,苏昭宁后知后觉看向?她,张了张嘴,干巴巴解释道:“之前?我表哥给?了我本书,那上面记录了各种补汤的用料,我、我看到这个鲫鱼汤想起了那本书。”

    魏玉挑了挑眉,没再深问?。

    两人?开始吃晚饭,苏昭宁吃着桌上的蟹壳黄,里头是玫瑰馅,外酥里香,他若无其事道:“你喜欢喝什么汤呀,肉苁蓉莲子羊骨汤、甲鱼枸杞汤、山药玉竹白鸽汤、花胶鸡汤,呃还?有的我记不起来了,若是有喜欢的,我们回去了每晚喝一碗怎么样?”

    魏玉放下筷子看向?他,本想拒绝的话在他一脸殷切期待的表情下咽了回去,缓慢点头。

    喝汤不知他这小脑瓜又在想什么了。

    第四十二章:释放

    两人在园子里逛了会儿便回到房间里准备休息。

    苏昭宁趁着魏玉出门便从包裹里拿出沁灵给的那套兔绒寝衣飞速穿上, 他准备再?试探一下她。

    魏玉从门外端了碗燕窝,另一只手上又?拿着暖袋,见他规规矩矩躺在床上,轻笑道:“今天怎么这么乖。”

    苏昭宁抬头看了眼她拿的东西, 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若是这会儿坐起来,那岂不是叫她看见自己穿的这身寝衣是特地准备的, 那得多难为?情。

    魏玉见他没?动, 以?为?他在撒娇,便?准备端碗到床边, 哪知苏昭宁慌忙道:“你还没?漱口吧, 就放到桌上, 我自己过来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忆南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yina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