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小说:状元娘俏夫郎(女尊) 作者:缇安甜
    番外一

    一转眼就?进入了秋天?, 一家人从最开始知晓苏昭宁怀孕消息后?的?兵荒马乱,到现在的?游刃有余井然有序,花了四个月的时间。

    中秋节这日,苏昭宁已经怀孕五月余, 肚子突显, 食欲飞涨。

    他吃下一个酥饼后拍拍手,站起身?准备溜达进厨房, 看?着?厨具有些蠢蠢欲动, 自从怀孕后?,他就?被勒令不准再踏入厨房, 这可馋坏了他的?双手, 只能有时偷溜到隔壁陆家小露两手解馋。

    刚踏进厨房门槛, 他就?感到肚中胎动, 他伸手摸了摸肚子上凸起的?地方,轻声细语道:“宝宝是不是也想吃爹爹做的饭菜啦。”

    哪知?还没走进灶边,就?被王氏看?到,将?他扶了出去,责怪道:“厨房油烟重,还刀光剑影的?, 让你?别?来还偏来,快快进屋去歇着?,咱们晚上订了和丰斋的?饭菜, 待会儿就?能送来了, 要是无聊,你?去浇浇花呀吃些水果呀。”

    苏昭宁被赶回房中, 左右无聊,只好翻书来看?。

    可是这些话本也无聊, 他无意间瞥见被搁置在角落里的?紫檀木盒,一时间蠢蠢欲动,一番纠结下才?将?盒子拿了过来。

    这盒子里头自然是《风月宝鉴》,但自从他怀孕后?,魏玉就?谨遵医嘱,晚上睡觉格外老实,除了帮他按按腿以外,就?没再碰过他的?身?子。

    两人在那段时日夜夜笙歌,将?这里头的?学了将?近一半,如今搁置在旁,再没人翻动。

    苏昭宁回头看?了眼房门,是关着?的?。

    他悄声拿出画本,慢悠悠地看?了起来。

    每翻一页看?到里头的?画面,画里头的?人物就?自动换成了他们二人的?脸,继而勾起他的?回忆,那些令人面红耳赤的?记忆一幕幕浮现在脑海,确实比枯燥的?话本好看?。

    他已经不是初尝人事的?郎君,如今看?到这些画面不再是无限遐想,更是知?晓其中滋味,一想到那样蚀骨的?滋味他就?浑身?发热,躁动不堪。

    房外传来脚步声,惊得他立马关上书,将?书放回盒中盖上。

    魏玉进屋时听?到盒子合上的?声音,往窗边一扫,便看?到苏昭宁端坐在那儿。

    他转过头来,面红耳赤,心脏怦怦跳,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魏玉。

    对上他的?眼神,魏玉顿觉口干舌燥,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发觉他的?脸十?分?红润,蹙眉道:“你?脸怎地这样红,是发热了?”

    说罢她便走过去伸手试温,“也没发热呀,你?哪儿不舒服吗?”

    苏昭宁仰着?头,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她,摇头。

    魏玉随意往桌上一扫,便看?到紫檀木盒,又联想到自己刚刚进门前听?到的?声音,无奈笑了笑,伸手往他的?额头弹了下,转身?脱起身?上的?官服。

    苏昭宁像条小?尾巴,起身?跟在她身?后?,协助着?她脱衣服。

    “你?今日怎地下值这样早。”此时才?午时刚过。

    魏玉笑答:“今日中秋,我向皇上告的?假,家中夫郎如今肚子大了需要人照顾,她念我顾家便放我回来了。”

    她又看?向整齐的?床被,“怎么不午睡下?”

    苏昭宁环上她的?腰,撒娇道:“那阿玉陪我午睡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魏玉欣然答应,自从昭宁有孕以来,他就?格外黏人,魏玉享受其中,最吃他撒娇的?功夫。

    她扶着?夫郎躺上床,再小?心翼翼地躺在边上,准备合眼午睡时,夫郎翻过身?将?腿搭在她的?腿上,隔着?寝裤似有似无地蹭着?,过了会儿还伸过手,在她的?腰间轻轻抚弄。

    这叫人怎么睡,魏玉睁开眼,握住夫郎的?手,沉声道:“睡不着??”

    苏昭宁嗯了一声,仰头往魏玉的?侧脸亲了亲。@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魏玉咽了咽口水,她努力按压着?欲望,将?夫郎的?手握在手中,道:“可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

    小?夫郎摇头拒绝,挣脱掉她的?手,从衣摆处伸进去,在腰间游移了会儿,又往上摸去,轻轻揉捏着?浑圆,圆圆的?肚子挺在魏玉身?侧,长腿蹭得更起劲了些。

    他的?声音变得黏黏糊糊,喷洒出灼热的?气息,凑到魏玉耳边道:“阿玉,我想要了。”

    魏玉呼吸陡然急促起来,仅剩的?理智提醒她拒绝诱惑,她安抚着?夫郎的?背,又小?心翼翼地避开肚子,道:“你?如今有孕,这事上需要忍耐些,实在不行,我帮你??”

    苏昭宁只觉得身?子里的?火在烧,他实在忍耐不住了,眼角溢出泪水,祈求道:“我问过大夫了,她说如今可以同房,阿玉是想惩罚我么,求求你?,求求你?给我吧。”

    他又十?分?委屈,“是不是我有孕后?身?材走样,你?才?不愿多碰我的?。”

    魏玉连忙安抚他:“你?别?哭,我怎么可能惩罚你?,更不可能因为你?的?身?材,我就?怕对你?身?子不好,到时受罪的?也是你?。”

    苏昭宁哭着?亲吻她,半个身?子挂在她身?上,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自从有了孩子后?你?就?这样,你?就?是不爱我了,我现在也难受也在受罪,你?却只关心肚中的?孩子,呜呜呜呜”

    魏玉实在无话可说,只在彻底沦陷前直视他道:“听?清了,我从没有只关心孩子,我何尝不想与?你?共赴欢愉,就?是因为珍视你?才?这般谨慎,如今你?却说我不爱你?只爱孩子,简直是荒谬。”

    苏昭宁勾着?她的?脖子忘情地亲吻着?,在魏玉的?小?心翼翼下,两人总算在孕后?五个月相融欢愉。

    事后?,苏昭宁喘着?气躺在魏玉身?侧,他眼睫上还挂着?泪,此刻像只餍足的?小?猫,鼻翼微动,沉沉睡了过去。

    魏玉好久没这般酣畅淋漓,看?着?他红润的?面色,又检查了番身?子,确认没异样后?才?睡了过去。

    晚上一家人在院□□度中秋,夜里两人趟回床上。

    苏昭宁这次规矩得多,他乖乖地躺着?,想到下午自己那般模样有些不好意思。

    兴许是看?了画本,身?子受了刺激,他才?那么渴求。

    他尝试解释道:“阿玉,我、我下午时不是故意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

    魏玉帮他按摩肿起的?腿部,笑道:“我看?那时的?你?胆大得很,这会儿还想要么?”

    苏昭宁蜷了蜷脚趾,尴尬道:“大夫也说过,孕夫在孕期可能那方面渴求比较大,我、我当时没忍住,况且咱们已经五个月没同房啦,你?难道不想么?”

    魏玉按完腿,帮他把被子掖好,睡到他旁边,慢慢道:“想就?一定要得到么?我怎会不想,只是怕伤害你?罢了。”

    魏玉其实早就?咨询过大夫,确实如昭宁所说,现阶段是可以同房的?,但她还是怕自己不知?轻重,所以才?一直克服,哪知?道自己一味的?忍耐克服,在夫郎眼中却是只在乎孩子不在乎他了。

    “你?有什么不适没?”她问到。

    苏昭宁摇头,轻声道:“没有不适,我觉得比之前舒服多了,就?、就?久旱逢甘霖的?感觉,十?分?畅意。”

    魏玉笑了声,摸了摸他的?肚子:“不怕羞,不怕被孩子听?见了?”

    苏昭宁也抚上肚子:“她这么乖从不折腾我,这会儿早就?睡了。”

    他又趴到魏玉耳边:“阿玉,咱们能不能同以前一样,每日都来呀。”

    魏玉睇着?他,哼笑道:“想得挺美你?,不行,最多两天?一次,再不能多了。”

    苏昭宁不情愿地答应了,转而又想到孩子的?名字,望着?床顶道:“你?想好起什么名字了么?”

    “这事得大家商定,这段时日娘跟爹各大书籍都翻遍了也没想出个名来。”

    苏昭宁却道:“要不咱们就?叫她云青吧。”

    这是他这几日思考的?结果,上辈子云青在魏玉身?旁长大,两人做了二十?年的?母女,如今这辈子却因为重生让云青再不能来这世间,他想魏玉肯定是悲痛的?,或许让他们的?孩子取这个名字,能够缓解些她内心的?痛楚。

    魏玉倏地蹙眉,过了会儿才?道:“不可。”

    苏昭宁问原因。

    魏玉沉默了半晌:“云青是云青,咱们的?孩子是咱们的?孩子,二者不可混为一谈。我们不应该将?自己的?情感强加给孩子,她应该是快乐幸福的?,决不能带着?惋惜出生。云青我想她应该在上辈子能够活好,她是个好孩子,品行端正,是我连累了她。但我觉得她知?晓了自己父亲的?遭遇后?,也一定会跟我做同样的?选择。”

    今晚十?五,圆盘挂着?天?上,室内被月华照亮,魏玉垂眸看?着?地上的?清辉。

    轻声道:“这世上玄妙之事众多,或许云青只不过是换了副面孔身?子,在适当之时,我们会再次遇见。”

    苏昭宁紧紧环着?魏玉的?手,忽然肚子动了动。

    他欣喜道:“你?快来摸,咱们孩子听?见了你?的?话,她也认同你?呢。”

    魏玉轻轻抚上他的?肚子,那里有处凸起,像是小?拳头,隔着?肚皮,她覆了上去。

    番外二

    青荔这个?名字, 是我妈取的,她说她怀我时?特爱吃那种外壳是青色的荔枝,酸多过甜特别好吃。

    说起我上辈子,我妈跟我一样也是猝死的, 但不同的是, 她是跟我爸离婚时大吵了一架,又痛哭了一晚, 第二天蹲厕站起来就不省人事了。我猝死那一刻脑子里?都是空白的, 根本没时?间闪回记忆,直到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忆南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yina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