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三十章:洞房

小说:状元娘俏夫郎(女尊) 作者:缇安甜
    坏什么事?是他想的那事么?

    苏昭宁很难想象这话从一向矜贵自持的魏玉口中说?出, 他与魏玉相识三月不到,她从?来?都是理智平静、清冷自持,他在看《风月宝鉴》时,也曾幻想过魏玉做这事时的表情, 但他实在想象不出, 若将她的脸置换到画本里的女人身上,他又觉得那?是玷污亵渎, 她本该是悬在天际的月宫姮娥, 也该是巍峨高山上的一捧雪,只该远观, 怎能亵玩。

    魏玉见?他怔愣着, 低笑了声, 随意往床上一瞥, 便看到枕边放着的的木盒,木盒盖子没合上,里头的东西夹在中间,她伸手想拿过来?。

    苏昭宁呼吸一窒,一下?子就清醒过来?,连忙扑身过去, 魏玉的手还没来得及落下便被他连同木盒压制在身下?,他神色慌张,眼底横波流转。

    魏玉看向他, 他已卸下?浓丽的妆容, 红润的脸蛋如同出水芙蓉般,鬓角处还有一滴晶莹, 不知是汗还是水珠,随他的动作缓缓滑落到精致的下?巴。

    他此刻怯生生地爬在那?儿, 杏眸圆睁,粉面?含春地看着她。他穿的寝衣本就单薄,外头笼的是层薄透的香云纱,里头是丝质的吊带小衣,上头绣着云纹与白鹤。

    寝衣随着他的动作浮动,露出一截白皙劲韧的窄腰,往上又能看到他颈下?两根锁骨宛若弦月,因他侧趴的动作更?加清晰明显。

    魏玉如有实质的目光缓缓移动,最终落在被他压住的手臂处,她的掌心在他压制过来?时便已翻转,此刻隔着薄纱清晰地感受到温热,还有他不正常的强烈的心跳。

    她的手指蜷了蜷,立马引来?一阵战栗。

    因她的动作,苏昭宁全身起了层鸡皮疙瘩,他轻声啊了下?,像只受惊的小猫,连忙抱着木盒坐了起来?。

    不敢看她,拉了拉里面?的小衣,只吞吞吐吐道:“你,你忙了一天,快去沐浴吧。”

    魏玉有些遗憾地看着那?截腰线被遮挡,清冷的凤眸看着他手里的木盒,勾着唇角道:“刚刚我?进来?前,昭宁便是在看这个?”

    苏昭宁垂着头并未答话,双颊的红晕向上蔓延至整个耳廓,向下?一直蔓延至修长?的脖颈,笼罩在红色的喜床里,纯情中带着妩媚。

    空气中充盈着淡香,这香味跟她腰间的香囊一样,是淡淡的玫瑰香。

    魏玉喉咙滚动,随即开始脱衣。

    苏昭宁悄悄抬眸,见?她白皙的纤指翻动,喜服繁琐复杂,一层一层脱得只剩白洁的里衣。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又想到魏玉受伤的左腿,顾不上害羞,道:“你自己行么?要不我?唤个丫头进来?帮忙吧。”

    魏玉压制着情绪扫了他一眼,他这副模样怎能叫旁人看了去,轻笑着回了句:“昭宁不必担心我?行不行,稍等?片刻便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湢室在魏玉进来?前便备好了热水,此刻沐浴正正好。

    苏昭宁抱着木盒红着脸想,她定是喝醉了酒,才总说?些大胆不着调的话。

    湢室里不一会儿就传来?哗哗水声,他紧绷的心弦总算松了些,胡乱间瞥见?衣桁下?有一叠小册子,衣桁上方挂的正是魏玉刚刚脱下?的喜服。

    苏昭宁一时好奇,轻巧地走过去拾起,竖耳听了下?水声,确认魏玉还在沐浴后,打开一看。!!!

    这这这

    想不到光风霁月的魏玉竟随身携带春.宫图,想来?这叠册子被她放在胸口放了一天,她带着此物与他拜堂成亲,出去迎宾敬酒,真真是白日宣淫啊!

    不过换个角度来?想,她也同自己般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也是近日从?图上恶补学来?的,这么一想他便平衡了些,两个人都是新手,总好过让他来?引导的好。

    苏昭宁匆匆一瞥册子上的人物,又觉得这些画如此直白看得人好没意思,他没从?里头感受到美感,倒是看着有些反感。

    他趁着魏玉沐浴完将那?叠册子放在了衣桁下?方,还原它掉落下?来?的样子。

    一切妥当后,他又回到榻上坐着,先是将木盒好好合上,整个屋子看了圈,觉得放在哪儿都特显眼,最终在湢室水声渐小时匆忙放到床底下?。

    魏玉早上便清洗过身子,一整天下?来?浑身也只出了层薄汗,考虑到腿上的伤,她只将全身擦拭了两遍,所以清洗的时间不长?。

    三刻钟后她从?湢室出来?,她并未穿特地准备的寝衣,仍是穿着那?身莹白色的里衣。

    她脸上带着沐浴后的红润,两鬓间的乌发有些润湿,凤眸清亮,修长?的脖颈下?胸前起伏明显,看着她这副样子,苏昭宁又忍不住心跳加速。

    夜色已深,秋意渐浓,外头寂静一片,龙凤烛噼里啪啦地燃着。

    两人只着里衣尚且单薄,苏昭宁跳下?榻红着脸将魏玉扶上了床。

    “你睡里面?,我?睡外面?便好。”

    魏玉只是左腿不便,还不至于半身不遂,苏昭宁拿她当个易碎品般对待。

    苏昭宁站在床边,见?她躺好,便小心翼翼地从?她下?身处猫着腰往里头钻去。

    他动作矫健,生怕一个停顿剐蹭到魏玉的左腿。

    帐幔放了下?来?,烛光微弱,床内只听到两人轻微的呼吸声,氛围变得紧张暧昧起来?。

    魏玉枕着右臂,微微屈起右腿,她的一个小动作便被苏昭宁无限放大,他直挺挺地躺在那?里,紧张兮兮地望着床顶。

    她怎么不继续了呢,刚刚沐浴前不是还让等?着吗?怎么这会儿偃旗息鼓了呢,难道刚刚是醉酒说?胡话,沐浴后就清醒了?

    是不是因为?是第一次她也很紧张,还是说?忙了一天她累了?

    苏昭宁又想到父亲嘱咐他的话,月珩作为?女子又受了伤,在房事上你主动些去引导,这样既对你好也能促进夫妻间的情感,也不失为?一种情趣。

    天人交战半晌,苏昭宁想着自己好歹也比魏玉大两三岁,他主动些也无妨。

    他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往她身边靠了靠,声音轻柔怯怯:“我?们我?们就这样睡了么?”

    魏玉侧过脸朝他看去。

    他脸上仍是红霞遍布,乌发倾洒到枕头上,他的脸庞贴着自己的肩膀,眼中带着羞涩与胆怯。

    魏玉垂下?眸子朝他伸手过去。

    她的掌心有常年握笔生出的老茧,抚在他的脸上有轻微的酥麻感,不同于之前的轻柔刮蹭,她的手紧紧地贴着他的脸颊,这是一种明显的带着欲望的抚摸,她一路抚至下?巴与脖颈之间。

    魏玉抬起他的下?巴,看清他眼底的羞怯与害怕。

    她轻声道:“昭宁若是没准备好,我?们可以以后再做的。”

    苏昭宁被她抚摸得浑身战栗,原本提起来?的心听了这话后咯噔一下?,怔愣地看着她。

    “我?我?没有,不是,我?可以的。”他说?这话时不仅磕磕巴巴,声音还颤抖着,让人听了便知道他在紧张害怕。

    魏玉虽活了几十年,对男女之事也仅限于纸上谈兵,但她知道这事要水到渠成,要顾及对方的感受,只有等?两人情到深处才能感受到其中的美妙。

    所以她不急,循循善诱步步为?营是她最为?擅长?的事。

    苏昭宁怕她不信,便握着她的手往下?移动。

    魏玉抚着他纤长?的脖颈,那?里如同长?颈花瓶,皮肤滑腻细嫩,手感极好,她的拇指剐蹭着苏昭宁的如同花骨朵般的喉结,喉结便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滑动,她的目光逐渐晦暗不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昭宁紧张得开始战栗起来?,魏玉继续往下?移,他从?外形上虽看着瘦削单薄,但不是皮包骨头,胸前也没有根根分明的肋骨,莹润白皙的皮肤覆在肋骨之上,再往下?便是风景独美的一处。

    小衣的丝带不知何?时松开,松垮垮地挂在胸前,只需轻轻一拉,便能看到里头的景象。

    如红梅独立,似蓓蕾欲绽,同茱萸点点。

    魏玉指腹只轻巧地一抚,苏昭宁往后稍稍一退,便浑身颤抖起来?。

    魏玉的手顿住,蜷了蜷便收回,苏昭宁抬头向她看去,只见?她闭了闭眼,里头仍是清辉一片,看不出任何?欲望的东西。

    她淡淡开口:“时候不早了,早些睡吧。”

    他被激得眼眶湿润,此刻听了她的话更?是泛红了眼眶,他声音有些干涩,慌忙地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还有些不习惯。”

    苏昭宁咬着唇,觉得自己又说?错了话,眼眶里的泪珠顺着鬓角没入乌发中。

    魏玉帮他拭去泪水,语气温柔道:“怎么好端端的哭了,这事本就是循序渐进,又不是必须得今晚圆房。”

    苏昭宁见?她未曾生气,心情逐渐平复下?来?,疑问道:“可,可他们不都是今晚圆房吗?咱们这样做会不会坏了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他人的圆房与我?们何?干,昭宁无需思虑过多,咱们今后多多练习,慢慢适应便好。”魏玉的声音如同溪水流淌,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平静安心。

    苏昭宁轻轻嗯了声,想到自己刚刚的躲闪,解释道:“刚刚我?只是不习惯,从?没有人这样触碰我?,我?有些害怕,你不要生气。”

    说?着他便主动抱上魏玉的腰,感受到她平坦的小腹,讨好的意味明显。

    魏玉嗯了一声,拍了拍他的手:“昭宁不必担心,我?没生气,时候不早了,睡吧。”

    苏昭宁甜甜地应了一声,在魏玉的肩窝处找好地方便闭眼睡了去。

    他折腾了一整天,刚刚紧绷的情绪这会儿总算放松下?来?,疲惫感铺天盖地袭来?,不过须臾便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

    魏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忆南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yina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