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山林暗流

小说:茅山一代 作者:仲米石
    此时正值周五傍晚,落日的余晖显得格外刺眼,刘大全与他的徒弟骑着各自的摩托车赶到了广仙山,在这个时间点,大部分前来凑热闹的人已经散尽,现在还留在山上的人不是懂风水的阴阳法师就是来看场子的年轻小伙,这里的“看场子”就是保护自己或是自己家族占的地盘别被其他家族抢走的意思。www.mosenwx.com

    此时的一清长老已经在山上测绘了一天,最终在三大家族各自派出的话事人的交涉下,一清长老总共在山上挑选出了三处风水最好的位置,但是对于这三处位置的归属问题,三家却持不同态度,碍于一清长老的面子,各家的话事人在他面前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都各自奉承地说完一些客套话后,就一齐表明在下周动土的前一天,也就是下周周二,在鸿运大楼宴请一清长老和其关门弟子,这三家的话事人说完这些后,便一起向一清长老行礼,礼毕后,那几个话事人就一起下山了,他们一边下山一边又开始讨论起了这三处位置的归属问题,跟着他们一起走的三家晚辈们也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不一会在下山的路上就又传出一阵阵嘈杂的声音。

    一清长老望向这些越走越远的人们,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原本悠然的神色逐渐开始变得凝重起来,他不一会便把脸侧向站在他身边的刘大全,对其说到:“大全,我今日在山上测绘风水时突然发现其磁场走势出现不稳,这变化虽然微乎其微,但是不可掉以轻心,是不是你等所为?”刘大全毕恭毕敬地说到:“师傅,晚辈一直尽力于大事,心中所想未敢有丝毫之变,近日素闻玄武侍郭萧宇行踪不明,且近日也未尝闻其事,会不会是其所为?”一清长老眉头一皱,表情略带犹豫,随后说到:“让萧宇速来见我。”大全躬身说完“谨遵师命!”后,就转身带着他自己的徒弟下山了,他快要走到下山的台阶时,又突然转身,嘱咐一清长老把带来的外套穿上,现在已经起风了,晚上的天气可能会更冷,一清长老原地站定,笑着朝刘大全挥了挥手表示没问题,刘大全也笑着朝一清长老一摆手,这才回头继续下山,一清长老又在愣神思索着什么,突然被吹过的一阵风打断了思绪,他回过神来后就回头慢步走向了深山,继续调查山上的风水波动情况。

    郭萧宇这时正受到近亲的宴请陪着族里的长辈吃饭呢,由于最近广仙山允许迁坟的事传遍了秋兴市的各个角落,随之而来的便是众多的亲朋好友都缠上他了,他只要打开手机的通讯软件看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满屏的消息,手机的震动声从早到晚基本没停过,他昨天就足足打了3个小时的电话,他实在受不了这些求他办事的人了,就尽力把一些来找他办事的晚辈给打发了,虽然尚可推掉晚辈们的请求,但是推不了长辈宗亲们的要求啊,他就被迫接手了一些事,今天正好完成了其中的一件,求他办事的那家亲戚就按规矩请郭萧宇吃饭,谈笑间正吃着,就听见手机响起了电话铃声,拿出来一看发现是刘大全给他打的,虽说在正式宴席上离开座位去接电话不合规矩,但是这内部之事必须得回应呀,当即就向在座的亲戚们表示歉意,然后他便走到宴会厅的门外问刘大全有什么事找他,刘大全就说师傅急着要找他问话,现在必须立即赶往广仙山去找师傅,郭萧宇听完后就客气地回了一声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心里想着今天可真是够忙的,虽然很不想去,但此时正是处理迁坟事宜的关键时刻,师傅急着让他过去,他也只能去做,便回到桌前再次向亲戚们表示歉意后,就收拾好东西离开了饭店,快步走到停车场开着汽车向广仙山驶去。

    在以广仙山为中心的方圆5公里之内的范围里,只有一条像样的柏油路,路的周围都是些庄稼地,地里的麦子已经收完了,所以现在柏油路的周围显得特别空旷,只有路两边沿着路种植的树木依旧坚挺,其树叶和树枝在秋风不经意地掠过下沙沙作响,在晚上走这条路的最大难点,不在于路面的年久失修,而在于路的两边都没有设置路灯,这就导致在晚上开车去往广仙山的路很不好走,郭萧宇最近来过几趟广仙山,也知道这路不好走,便小心翼翼地在路上开着车,在离山脚下大约有半公里距离的地方,他就看见一个人形黑影突然出现在车前大灯刚好能照到的地方,萧宇见了那黑影,心里先是一惊,之后他就急忙把车辆靠边停稳,拉上了手刹并打开了危险警告闪灯,右手熟练地拔开安全带就下了车,郭萧宇这时思绪有点乱,心想这人脑子有点问题,怎么走夜路不开灯呢?被车撞到了可是件大事!他气愤地想要走到这人的身边跟他理论一番!

    他刚向前走了一步,就敏锐地发现这黑影不是人,乃是具象化的阴物,郭萧宇心里略感意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黑影是阴物,按理说一清大师应该做法压制住了这座山周围的所有阴物了啊?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出现已经可以达到具象化的阴物呢?他立马闭上眼并且压低身子,双手摆出剑指模样,对着这黑影画下符号,这里使用的法术名为空法灵心,此法之秘诀,就是施法者的思维要活跃,在思维的框架中构建出一个不稳定的单一且具有意义的思绪,并在此基础上立即施法,通过不断转换这个单一情绪的状态来测试阴物对这个单一情绪的感应程度,来初步判断此阴物具体为何而出现,郭萧宇师从一清大师的师兄缘起大师,主修空法,在空法领域,他所具有的阴阳法术的实力,在秋兴市里只在一清和缘起之下,其天赋和地位也让众师兄弟十分羡慕,郭萧宇此时已经把一种单一的思绪构建好了,就等着这阴物做出下一步行动,没想到这阴物竟然略过了空法灵心所创建的思维障壁,在现实世界中径直冲向了郭萧宇,萧宇察觉出不对,立马睁开眼睛快步躲闪,心里一惊,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我明明引导了它的思绪啊?为何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来袭击我?”阴影没扑到萧宇,便又冲过来袭击他,只见萧宇用双手的食指与拇指对着这阴物摆出一个三角的形状,手掌的那一面朝向这阴物,紧接着他闭上双眼放空思绪,站在原地不动,阴物逢此良机,便迅速冲到萧宇身上。

    这便正中郭萧宇的计谋,他使出的这招名为空法定身,简单来说便是引诱阴物上身,进而寻找阴物的破绽然后将其击败。一般人听见主动让阴物上身那还了得,这确实是个误区,空法讲究心灵空寂,思绪如意,集结强劲,一般情况下阴物攻击生物便是攻击其思维的稳定性,空法就可以顺势化解其攻势,其优点便在于可防可攻,防御则需强大的集结意识,使阴物久攻不破,攻则需要在自己思绪变换的瞬间使这阴物出现思绪空挡,进而找到此阴物的破绽将其击败,进攻比防御更难,因为把握不好分寸便会被阴物搅乱了思维,最后甚至会被阴物彻底压制住施法人的自主意识,继而被阴物搅乱了思维,空法定身与空法灵心在用法上的最大区别,便是空法定身要在思维框架内保持一种稳定的单一思维,而保持一种稳定单一思维的其中一个优势便是可控性好,即使施法者在对阴物施加空法定身时未能找到其破绽,或者没有十足地把握消灭这阴物时,可以直接破招把这阴物从思维中释放出来,不会因为自己敌不过这阴物而被其过分地压制住,由于这招使用的是稳定的单一思维,所以要学会此法的前提是施法者的基本功要非常扎实。

    此时此刻,便是郭萧宇的回合,阴物进入了他思维上的牢笼,在这里,除非是意识强过他的阴物,不然是肯定无法顺利逃离的,郭萧宇正想着先在这“牢笼”里找出这阴物的弱点,之后再对其做进一步的分析,令他没想到的是,这阴物进入此“牢笼”后竟丝毫没有退缩的意识,一直在无规律地击打这个框架,萧宇极力用法术削弱其意识,萧宇越是跟这阴物交锋,越是察觉出这阴物有太多不寻常的地方,他便主动破除空法定身所创造的思维牢笼,在阴物被释放出的那一刻从口袋中丢出一个小铁盒。

    此盒子名为锁阴盒,这盒子的制作方法据说只有专业的阴阳器具师才知道,具体的组成材料只知到磁铁是其主要成分,其他与之相关的配方材料就不为常人所知了,一般情况下由这些器具师们严格保密,据说内行人只要向外界泄露这盒子的其他组成材料的成分信息,泄密者便会被断除自由意识,简单点说就是把这人变成小傻子,听村里的老者说这个法子与一种特殊构造的锤子有关,其他的细节便不得而知了,反正是什么药也治不好的。锁阴盒的作用是暂时标识盒子周围极小范围内的磁场情况,由于这盒子可感测的磁场范围有限,而且使用不当还容易影响锁阴盒的检测结果,也只有像郭萧宇这种阴阳法师中的大师以及专业的阴阳器具师才能够极其精准地收集到阴物的磁场情况。

    郭萧宇这时正诱导着阴物从自己思维里冲出,进而使其退向他刚刚丢在地上的锁阴盒的方向,郭萧宇正想着把其放出来后继续使用空法对其进行调查时,不料这阴物在被郭萧宇放出后竟莫名其妙地停在锁阴盒的旁边不动了,他为了保证锁阴盒内部的标准磁场性质保持稳定,正想先捡起盒子盖住盒盖,他正准备蹲下拿起地上的盒子,却看见前方不远处的树边阴影里有一个人正暗暗地看着他,他顿时一惊,急忙退后拔出随身匕首,摆出警戒姿态,跟这人形成对峙,郭萧宇一边防备着这阴物的突然袭击,一边缓步靠近那个人,没想到那人看见郭萧宇正在走近他,便扭头拔腿就跑,郭萧宇有点不知所措,便想着那人跑就跑吧,先把这阴物守住再说。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有一人骑着摩托车飞速驶来,大叫到:“萧宇,大事不好!!!有恶人在山上作祟,导致此地阴阳磁场出现波动,师傅特让我来接你去他那里问话!”只见他熟练地在郭萧宇的身旁停下了摩托,下车后两臂伸直,双手手掌合实,指尖指向那黑影,猛地展开手掌并且掌心指向那阴物,使出阴阳法术:烈法破由,此法是由一清大师在早年游学时习得的烈法法术,再加上一清大师他自己的独到见解所创,此法的原理是通过强烈的思绪碰撞产生愤怒的思绪,进而形成强烈的攻击思绪,对阴物进行主动打击,简单点来说就是用自己产生的磁场反噬阴物,此法要求对思绪的把握极其精确,在秋兴市,除了他刘大全,也只有一清大师和青龙侍伊云可以做到,刘大全施完法术,就见郭萧宇眼前的黑影瞬间消失了,萧宇此时有点生气,对着刘大全说到:“大全师兄,这阴物有问题,你怎么直接给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忆南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yina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